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随缘短打,偏糖?

*私设有,John还不太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能力
*时间线是小淘气刚来学院那段
*x战警冰火  BobbyXJohn 

夜晚时分的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相当安静,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都乖乖地呆在床上睡觉。

Jonh•Allerdyce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好一阵子后才拉开被子爬起來向床头柜方向挪去,伸手拿他宝贝的zipper打火机。白天Ororo的课实在是太无聊了,本想借着這个机会稍微练习下能力,天知道ice man為了逗乐那个新來的女孩对他的火球做了什么!想到这里Pyro本來已经熄灭的怒火沒由來地又噌噌冒出来,右手惯性掀开打火机的盖子,火焰也适时地一同燃烧起來。Ororo人如其名,可不會温柔地责骂一下就放过他,加倍的作业和警告让他觉得相当不服。

hey,这根本就是Bobby的錯,結果那家伙还幸灾乐祸地嘲笑他。

不过,John半夜偷偷爬起床的原因并不是這個。伴随著清脆的铿锵声,打火机盖子快速合上又开启,跳动的火焰从喷口转到了少年手上,随着伸展的五指变成更為巨大的火球。John紧张地盯著自己指尖的火焰,慢慢转为一根食指支撑,火焰熊熊燃烧着,照亮了漆黑的卧室。

他突然轻笑起來,是欣喜的,帶著點兴奋的笑声。

天知道嚣张拔萃的火人平時是怎麼在深夜一遍又一遍地悄悄练习的,他可不想在下次实战考試中再輸給Bobby,而Bobby总喜欢在第一下就对他的打火机下手,简直是耍赖。而冰人對此的回应是挑衅地抬抬眉毛,什么也沒說。John人如其能力就不是个好脾氣,被好友这么小看自然是不服气的,不过他決定采取點別的措施,让Bobby再也說不出话來。

食指向上一點火焰凝聚成球分成兩股,少年手掌向下一挥,火花像箭般射向对面的墙壁,快要撞到時又瞬間散开,向反方向运动。過程中零散的火星燃得更旺,聚成一股又回到他手中。

“呼……Ok,沒有问题。”几个晚上的反复练习已經讓他熟练了许多,可以轻松操纵火焰的大小,速度以及強度和之前相比都提高了不少。John在心中沾沾自喜,握拳把火熄熄灭后把打火机揣到裤兜里,下床穿好鞋推门往厨房走去。难得努力这么久,他得奖励自己点什么。

在腦內想象着下次考試把Bobby打爆融化並狠狠回击他的John差點得意到低头窃笑出声。一一事实上,他沒有意识到自己确实这么做了,所以他更沒有注意到早就呆在厨房餐桌旁边的ice man正咬著勺子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John,你大半夜的什么毛病?不是把自己脑子烧坏了吧。”Bobby注视着自己好友一边往这里走一边賊兮兮地笑着的時候还以为他被什么不知名的力量附身了,不过从他僵硬地停下的反应看來应该是本人,所以冰人继续低头享用他的香草冰淇淋。

“……你才有毛病。”John花了半秒才反应過來,因为心虚而没有说太多,径直走向冰箱拿出一支可乐打开。

“需要帮忙?”Bobby抬起左手,冰花在空气中緩慢地凝结。John爽快地递了过去,接回变得更冰的飲料灌了一大口。冰涼的液体滾过腹腔,稍微压下了练习过后升高的体温。Pyro把还剩一小半的饮料放回桌上,大方地摆摆手“剩下的送你了,別谢我。”

Bobby倒也沒说什么,等那頭乱糟糟的粽发消失在拐角時才拿起饮料瓶,凝視瓶口半天后嘴角扬起一個藏不住的微笑。那個白痴,每天晚上搞出那么大的动靜,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上升了,不说別人,还真的以為就隔著一堵牆的他发现不了?John的那点小心思他全都知道,每次对方輸給自己都相当不滿,而最近这次他居然反常地平靜。所以当刚才感觉到隔壁房间的动静时,Bobby发誓他不是故意偷看John半夜在做什么,只是经过時被门缝渗出的橙光吸引,才推开门悄悄地看了一眼。

Pyro的脸被火焰橙黃色的光照得很亮,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当Bobby回过神來时,他迅速地逃离了现场,脑子里那双眼睛却一直挥之不去。平日里John就是個混蛋小子,不好好上课,不好好写作业,还喜欢恶作剧来显摆自己的能力。可他从来沒认真注意过那样的John,看起來纯净又美好,在黑夜中灼灼闪耀着。该死,居然用这两个词语來形容他的白痴好友,Bobby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出了点问题,但盯着John留下的饮料瓶,他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收不住。

玻璃瓶口轻触到嘴唇,Bobby强行打断自己的想象,仰头把饮料喝光,收拾好垃圾后起身回房。在不久的將來的故事里,冰人将会察觉到這份笑容的原因。是的,他喜欢他,他的好友,對頭,像火焰一样张扬的他的John•Allerdyce。

而这个漫长夜晚,先让他为思考这个原因而失眠一下吧。

一一End一一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