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酒。
基本上都是自娱自乐产物,墙头坑多,常驻北极,爱跳坑慎fo。

一直觉得很适合兽耳,虽然画的不太像,埃索是猎豹,玄祐是老虎
不一定会有上色就不囤了()

P2原皮x偶像,我流拥抱(。)

(别想一个人若无其事地回到正常生活啊)

入坑确信,劣质垃圾站下立场,考完立马回去画秀吉大人(´д⊂)!!

关于失忆症,2?

太久没有接触叉男,我对自己烂文笔下表现的John其实是有很大怀疑和犹豫的……
他究竟是怎样的心境和想法,仅仅是看到的那样吗,还是说有所不同。
虽然暂时我还能归咎于失忆这个破道理……下一章开始之前,有的地方还是先仔细揣摩一下吧。

*他没有那么冲以及狂(?)完全是因为之前的记忆空白!完全空白!他有对某些人的印象但是没有对自己的记忆,所以本性有些地方表露得和原作会不太一样,以后记起来的话会回复的,还请见谅

【冰火】失憶症〔13〕

没什么诚意的两连发,不介意请开始吧!




“一点也不好,我们之前很熟吗?”那该死的冰块害他牙疼到现在!John愤愤地把书合上,目光中尽显不满。
Kitty眼中的担忧收敛了许多,不如说看见对方恢复正常简直松了一大口气。

“之前一提到他你就……我还以为。总之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不过说到你们俩,关系应该是算好的吧?”在你离开学院之前确实是,Kitty默默将后半句藏了回去,有些事情,既然有机会遗忘还是不要再想起来的好。

“你确定吗?我总觉得那家伙在针对我。”John皱了皱眉头,不大认同。

“我可不想插在男孩们的恩怨之间,去向他本人抱怨吧。”在闲聊间Kitty早已收拾好了东西,径直起身往门口走去。“正好今天Rouge约我出门散心,你就借此机会也好好跟Bobby发展曾经的友谊如何?Bye~”

没给他任何反驳或是抗议的机会,Kitty深棕色的发尾已经消失在了门后。

发展,和他……?John大力弄响着他的宝贝打火机盖子,试图将这个可笑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他才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何况是对方不友好在先。

他决定回宿舍好好享受下个人时间。



如果真的有拥有时间倒转能力的变种人,John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

然后回到半个小时前,提醒有着回宿舍这个愚蠢念头的自己。

那个金发的冰冻人怎么能在宿舍门口堵着他去教授的办公室?!



他自己也数不清是第几次忍下拨弄打火机的念头,硬着头皮抬眼在Bobby和教授之间来回打量了几眼。

“这不是什么新型惩罚,放心吧John,你没有闯祸。至少最近没有。”
Ok,教授总是能在奇怪的时机解读他的想法。”

“您总不会是把我们俩叫过来增进感情吧?如果没事的话,我可以回去了吗。”

Charles的眼睛不着痕迹地亮了一下,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

“你比我想的还要聪明,猜的很准确。”

……What?

John开始怀疑究竟是他自己有问题,还是学院里的人都疯了。一天之内竟然有两个人让他和旁边这个人形冰块搞好关系,这里难不成是什么友谊强制交好协会,还是好朋友俱乐部之类的蠢地方?

“……教授,我还以为你不会开这种玩笑。”

“当然不,这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John还想再反驳,对上Charles那双严肃深邃的眼睛时,却本能地退缩了一下。
就算没有记忆也能感受到,那里深藏着着让他忌讳的威严。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我们认为恢复你记忆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从前的模式中。Drake先生曾是你最亲密的好友,和他保持友好的关系自然也是重要一环。”

“是吗,我倒认为我们曾经是敌人的可能性倒更高……”John小声嘟囔着,给了从刚刚开始就安静得出奇的Bobby一个不满的眼神。

他很快就发觉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

教授恢复正常神色的速度非常快,几乎让人开始怀疑刚才一闪而过的痛苦神色只是错觉。

“只不过是和以前一样正常生活而已,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地听教授的话呢?”

冰冷生硬的话语像利刃一般擦过他的脸颊。

火人有些愣住了,对方语气中蕴含的埋怨和气愤让他措手不及。刚刚两人的反应,明显不是想起了什么愉快的回忆。

从有最早的记忆开始,到回到这个学校,他对自己的过去没有太大兴趣,虽然相处有些尴尬,但既然是他自己选择忘记的,那也许记不起来才是最适合的。

所以他从未对自己的身份有着此刻这么强烈的怀疑和疑问。

他想起了学校花园里那些摆放整齐的墓碑。

以及他到来时所有人惊讶的眼神。

我会是我想的那种人吗?

John没有意识到,那么一瞬间他透露出了自己的软弱。带着不安,疑惑,或许还难得拥有求助意味的眼神,没有犹豫地选择了投向冰人。

万幸的是,显然对方也没注意到。

向来如此。

【冰火】失憶症〔12〕

……时隔一年多,有点感慨。
既然有了想法就继续下去吧
ready?go↓




厚重木门搭上金属扣時发出清脆声响,在狹長安靜的走廊内尤其刺耳,两人一言不发並肩往回走,各怀心事。

走廊尽头是分别的地方,就算泽维尔怎么支持恋爱自由也不能糊涂到把男女宿舍放到一起,他们还是得乖乖回到各自的房间。Rouge张了张嘴,以往每天约定俗成的晚安哽在喉咙却是没出口,她咬紧下唇,在等待对方开口。


冰人同样沉默着,思绪早已飞散到其他地方,心如乱麻。最后猛地回神匆匆留下一句晚安,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宿舍走。

不行……根本无法思考。

John失忆症的源头竟然和他有关?开什么玩笑?

……虽然不可否认,现实就摆在他眼前。

Bobby一边思考着,顺势就拧开了宿舍门把。

总不会真的是恶魔岛那次……
我把这家伙脑门给撞傻了吧?

John正以一个及其舒展又没品的姿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身上还盖着翻了几页的漫画,以至于他看见舍友推门进来还脸色怪异的时候一下就吓清醒了,险些从床上栽下去。

“我靠……我说你,进门好歹声响大一点,怎么表情跟撞了鬼一样。”男孩草草抹掉脸上的口水印,埋怨地看了眼对方。

Bobby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自顾自进了宿舍,还沉浸在思考中被一览无遗,一下子被堵住话语没开口,John一边半躺在床上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水杯,还看了他一眼,脸上写满了嘲笑。

“该不会真撞鬼了吧。”

他妈的这怪谁呢。

结冰现象从中间开始呈圆形往外扩散,在清水即将进入口中前一秒,John的牙狠狠地磕上了坚硬的冰块。

不出意外的惨烈嚎叫声。

Bobby在对方愤怒的控诉中暂时将复杂和不愉快都抛到了脑后,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他又开始做那个梦。那个一片漆黑,声音却尖锐无比的梦。这次似乎和从前一样,又有所不同。

不合时宜的掌声响起,在一片嘈杂喧闹中格外怪异。

似乎有谁在夸奖他,可惜那些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赞美的话语根本听不清楚,可以的话他倒真的很想听听,到了这个倒霉地步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夸奖。

可这些一直喋喋不休的声音真的烦人,已经多少次了都不让自己安静地呆上一会。看不见却听得真切的感觉真是太糟了。

他张口想要大叫,忽觉喉咙一紧发不出声音,手指慌乱地摸上时是粗糙的触感。

一一有人在背后用绳子勒他。

那绳子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戛然而止。



John开始讨厌这个热度了。每次醒来他总是带着一身汗臭味,洗衣服的频率增加到让人厌恶。为什么就不能像控制能力一样控制他自己的温度呢?

他有些羡慕Bobby的能力,虽然这个想法仅仅存在了一秒。那位好舍友昨晚用那个该死的能力做了什么,他可不会轻易忘记。

John隔着皮肤摸了摸还在发痛的牙龈,咬牙切齿。

和Kitty的辅导进行得相当顺利一一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图书馆向来是个安静又少人的好地方,虽然John不大喜欢太安静,但能远离那些他可能或是确切认识的人,这儿的环境可以说是非常舒服了。

只是最近Kitty看他的频率高的有些吓人,要不是之前那个小秘密,他几乎都要怀疑对方被自己的魅力所俘虏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Kitty。”火人无奈地放下书,对方的视线已经快把他盯穿了。

“啊,咳……没,没有啊。”女孩生硬地移开了目光,半秒后又迅速移了回来,像是在犹豫什么。

John耐心地等着。

“那之后你和Bobby……相处的还好吗?”

他能明显感觉到提及舍友名字时,对方短促的停顿。

劫神山里小猫走出城市,转个身就走丢跟小孩一样哈哈哈哈哈??还跟寨主悄悄咬耳朵,我们那边没这样的balabala。老飘:我今天都给他打了二十多个电话了!

贤妻良母形象崩了崩了,根本就是小傻子可爱多!
舅舅:这个人16年都不过分好吧,意思是劫神今年才2岁,你们别苛求他啊!!
还有最可爱的大概是老飘描述的那个吃零食了,我记不太清只能大概描述……
大概就是劫神自己在那边偷偷吃面包,老飘问他吃的啥他说零食,問他說知道是谁的吗?“他在那边很无辜地摇了摇头”大概接近原话了吧,不知道是谁的还跟着别人拿来吃,甚至问老飘吃不吃哈哈哈哈,真的太可爱了吧!
还有火鸡教唆劫神拿走老飘的冰加多宝,劫神“老飘不喝吗?”老飘“我当然要喝的啊!”
我们劫神真的很单纯,日月劫线下真的很可爱……寨主说的话我现在真的不得不信了。希望有机会能重温再详细整理……!

采访太搞笑了你们不是内向队好吧,真的好玩。话说劫神都让寨主来说气明了怎么还拆台的!笑死了……
太多糖了估计大家都看了,但是这个我比较在意哈哈哈
意思就是那四个破字你们都要一起做的??

存个草稿逼自己
劫神的喵萝真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