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8]

有點卡殼……這章憋了很久還是有點短

act.8

John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看著天花板。他已經持續這個動作很久了,自從晚飯回來以後。
Bobby第五次放下书看了他一眼,終於忍不住出聲:“你可不可以正常地閉上眼睛睡覺,或者做點別的。这太慎人了伙计。”

“Nope。”他喃喃着,依舊盯著天花板。

“好吧……隨你喜歡。”

Bobby翻了個身,決定無視他。

他腦子很亂,John不敢移動分毫,生怕考慮錯了什麼。

“我喜歡的不是Bobby……是Rouge。”就算不閉上眼睛,Kitty的話也萦绕在他耳边,揮之不去。

Ok,讓他整理一下。他的好哥們Bobby和Rouge是情侶,而Kitty喜歡他好哥們的女朋友。

…………這根本他媽的沒有解決辦法!John懊惱自己為什麼一時衝動問了那些問題,但已經來不及了。他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守好。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每天看見喜歡的人和她的男朋友親熱,一定心裡很不舒服。

好吧,尤其是Bobby和Rouge。John不合時宜地想起了那個在他面前上演的deep kiss。

他斜眼把目光投向畫面的主角之一。对方背对着他躺下,只能看到一個金色的後腦勺。喜歡上朋友是什麽樣的感覺,假設一下他喜歡Bobby?呃……不可一一。

一一嗯?

咚咚。他的心臟突兀地加速跳动起来。

沒有任何徵兆,撕裂般的疼痛在一瞬間襲來,像是有什麽要撬開他的腦子噴湧而出,John弓直身體,雙腳激烈地蹬著被子。劇烈的痛覺讓他無法思考,近乎要暈厥過去。

床铺,宿舍,天花板。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他看見一片黑暗。John焦急地去摸他的打火機,可那裏什麽也沒有。一片死寂,黑暗,無盡的黑暗籠罩了他。

“一一。”

“John!”Bobby猛地搖晃著好友的肩膀,試圖喚回他的意識。對方突然一副痛苦的样子在床上掙扎把他嚇的不輕,折騰了一會之後還直接失去了意识,Bobby完全乱了阵脚,只好一遍遍拍著他喊他的名字。

那雙緊閉的綠色眼睛終於又睜開來,因為疼痛滲出的汗珠掛在臉上,John大口地呼吸著,還沒能從突如其來的情況中緩過來。他緊緊地抓住Bobby的肩膀,彷彿那是汪洋大海中唯一的獨木舟。

Bobby感覺肩膀上生疼,但沒有推開。他安靜地任由John的動作,直到他的呼吸稍微平息下來。

火人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打火機來,手还有点儿抖。他在猶豫要怎麽和Bobby解释这些,畢竟他自己都沒明白是怎麽一回事。難道我腦子出了問題?John胡思亂想著,依稀記起醒來之前最後的幾秒,有個聲音在說話。

冰藍色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沒有詢問也沒有懷疑的神色,似乎只是安靜地等他開口。John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避開了對方的目光,搭在肩膀上的手也不自然地放開來。

兩個大男孩坐在一張床上,相對無言,這可太他媽尷尬了。John低頭數著被他弄乱的床單上的褶皺,找不到什麽話可說。“如果你不想說可以不說。”Bobby突然開口了,他退後了一些,站起身來。

“……我不知道該怎麽說,這很難描述。”John抬手抹掉臉上的汗,有些心虛,“但我確定我沒事……”他的聲音慢慢弱了下去,好吧,看他這狼狽的樣子,Bobby是個傻子才會相信他。

傻子只看了他兩秒,丢下一句“Alright”就躺會自己床上了,壓根沒打算聽John還沒來得及絞盡腦汁去想的解釋。

好吧,Bobby•Drake就是個傻子。

沒再有什麽事發生,熄燈後室内一片安静,月光透過窗給黑暗的空間增添了點點朦朧的光亮。John為此暗自庆幸。

他做了兩個深呼吸,祈禱今晚的睡眠也能像昨晚一樣,不要因為剛剛偶然出現的插曲而有什麽岔子。

折騰那麽一會消耗了他太多體力,很快上下眼皮就支撑不住開始打架了。在John沉沉睡去之前,他還在想着最後一件事。

那个声音在說:“Stop your mi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