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6]

*本章还是一点点冰淘,防雷慎点,这次就不打tag了

act.6

Logon架着Scott的车在公路上飞驰。John和Bobby并排坐在后座,各自看著窗外发呆。老旧的cd似乎已經损坏,不停地发出呲呲的电流声。

除此之外就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Logon终于明白什麽叫做忍受不了安靜了,这两个小鬼明明一直闹腾的要紧,现在却突然安分得不行,特別是John,上车時居然乖乖地打开后座门就坐了进去,沒有要求开车或者乱捣鼓车內的音响之类的,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他踩紧了油門,希望能早一些到学院。

John交叉着双手,看著窗外快速略過的风景,從剛剛開始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就在心裡蔓延,他感觉有点头疼。

平日里,这种情況只会在深夜出现。John闭上眼睛,依稀感觉到眼前残存的绿色夹杂着昏暗的黑色,模糊不清地看不见任何東西。许多零碎的画面在他脑子里不断闪过,像是車前座男人的背影,白发的女人,嬉闹的别墅走廊,紧握的双手,贴近的男孩和女孩。

“——John?!”

他猛地睁开眼睛,Bobby放大的脸出现在头顶上,黃色的车灯明晃晃地亮着。

“呃……我沒事。別喊这么大声。”他甩了甩脑袋坐起來,刚刚才窥见的记忆又被打断,John有些不悦。他推开Bobby,从后座的过道上爬起來。

男孩脸上闪过担心的神色,卻也沒有加以阻拦。“我們到了,下车吧。”

John深吸了一口气,但他发现这个举动很傻,而且沒什么用。谁需要在回一个自己待過的地方的時候紧张啊。虽然他大概也是不記得的。

他推开车门,Logon和Bobby已经先一步下了车,正在不远处和谁交谈着。依稀能看到是个女人,白色头发黑皮肤的年轻女人。……白色头发的年轻女人。John在內心重复了一遍,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觉得奇怪啊。

……咦?

John放慢了腳步。他刚刚是不是在想「都」?

当他走到其他人跟前时,一個名字被记忆的浪潮卷了上來,留在了空白的沙滩上。

“……Ororo?”少年迟疑地开口,同时脑海里一点一点地地拼湊起对这个人的印象,模糊的片段变得稍许清晰起來。

眼前的三人同时愣住了,该说最吃惊的还是两位男性,至于Ororo本人,虽然Logon先前已经在联系她的时候简要地描述过John的情況了,不过她还是对John失忆这件事沒什么实感。

但这并不代表眼下的情況沒有让她欣喜。

“John,你……记得我?”她不太确定地指了指自己。John在她的记忆里一直不是好学生的典范,而是让她感到头疼的类型,这也导致了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好的回忆。特別是在叛变到万磁王一方后,她对这个曾经的学生一度产生了抵触。可现在,这个孩子站在她眼前,过长的头发有点乱,脸上帶著猶豫的躲闪神情,却清晰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她得承认,內心深处某些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嘿,小子,你该不会是在装病糊弄我们吧。”Logon也反应了过来,明显对John记得Ororo却不记得他这件事很不满意。一回到学校就想了起来,这也太巧了。

John其实沒有完全想起來,只不过似乎刚刚车上略过的画面里,他成功抓住了其中的一个。他有些得意地扬起下巴,满意地看着Logon得不到解释煩躁的模样。

一阵着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个场面,John下意识转过头去,只看见一个人影在眼前闪过,空气中能闻到一阵很淡的香味。

Rouge紧紧抱住Bobby的脖子,把脸埋到了对方的脖颈里。

“……嘿,Rouge。”Bobby轻声唤了唤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其他人。“大家都还在这里呢。”

“她很不安,你知道的,你们去得太久了。”Ororo耸耸肩,默许了这对小情侣亲昵的动作。Logon則皱了皱眉,倒也沒说什么。John打量着女孩兒柔顺的,长长的黑发,以及额间挑染般的白色。不知怎么的,眼前相拥的两人让他感觉到刺眼。她很漂亮,John想他可能是有些羨慕了,毕竟疗养院可里沒有这么漂亮的正常女孩。

女孩从她的男友肩膀上抬起头來,有些湿润的眼神看向了他,脸上绽开一个微笑。“见到你很高兴,John,欢迎回來。”

噢,看起來我们还是朋友,我也很高兴。他在心里说道。

Ororo看向有些发呆的John,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看上去你的情況沒有他們描述的那么糟糕,我有个更好的消息。”她故意顿了顿,等着视线聚集向自己才慢條斯理地說下去。“教授他说要见你。”

“你说教授,不,他……怎么会?”Logon怀疑自己听錯了。他和Stone亲眼看见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消失在很早之前的那一天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总是充满各种可能性的,何况是我们,Logon。”并不是通过耳朵听到的,而是真真切切直接传到脑內的的声音。“这只是个小小的赌局,我也沒想到会顺利成功。”Charels控制着轮椅朝这边过来,他平缓的语调一向带着股魔力,让人感到心安。Logon已经很久沒有听到过他的声音了,久到他认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听到。

“Great to see you again,professor.”

教授没有说太多关于他自己的事,他相信Logon看到他本人就已经是最好的解释了。所以他径直看向了正中央那双久违清澈的,绿色的瞳孔。“好久不见,John。”

John的脑子现在像一团被搅混的麻绳缠在一起一样,过多的信息一起涌入让他一时间处理不了,他还停留在思考Bobby的女朋友这件事,另一边就已经说出了口。“对不起,这对我來说是初次见面,教授。”

Charels沒有感到吃惊,虽然不太礼貌,但他已经读过了男孩的思想,包括他的胡思乱想和一肚子疑问。现在并不是个问他的好时机。“这么长的一段路程,你们都需要休息了,Bobby会帶你回你们的宿舍。Rouge,你也该休息一下了,明天一早约好了和Kitty去镇上的吧?可别睡过头了。”女孩小小地抗议了一下,还是接受了被读到內心的事实。

和Rouge分別时,John又一次尴尬地別开头回避了两个人热吻的镜头,该死的,他感觉自己在昏暗的走廊上发亮,并头一次产生了希望总有隐形能力的想法。“你的女朋友可真热情。”他靠在墙边看着Bobby掏出钥匙开门,酸溜溜地打趣他,只得到一个白眼。

“先说好,你得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給收拾好,我已经忍受了它们——嘿,John!”Pyro才沒功夫把他的話听完,他已经在打开门的瞬间溜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属于Bobby的那張整洁的床上。“这里的宿舍可真不赖,比疗养院那硬邦邦的破床好多了。”久违的完美睡眠,马上就能体验到了,这让John相当开心。

“从我的床上滚下去。”Bobby毫不留情地坐下來,推著他的背把他挤开,顺势整个人躺到了上面防止John有机可乘。“然后,把你的东西收拾好,我不会再说第三遍的。”他朝对面那张散落着漫画和衣服的床努了努嘴。

可惜,Bobby忘记了John还是那个John,骨子里根本就沒有改变。他大大方方地躺上了自己的床,调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势后摸索着拿起最靠近自己的一本漫画,很快进入了自己的境界,甚至还轻快到哼起了歌。

不过Bobby没有生气,再熟悉不过的情景在宿舍里重演,拌嘴,揶揄对方,习以为常的相处方式。数月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自己想象的事情真的实现了,甚至还有点开心。

看来并不是只有John,今晚他们两个人都可以久违的睡个好觉了。



*对于John记得Ororo这件事确实就是因为到了学院触景生情之类的,正好想起了他的老师,没什么特殊的原因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