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5]

*论如何治疗pyro的小脾气

*Logon牌人形立牌,你值得拥有

act.5

疗养院今天的气氛好像有点奇怪,大家路过二楼John的房间时都这么想。sam医生表示非常赞同,并且很想离开这个房间,可惜他不能。

John弯腰坐在自己的床边,低头看看手心那一簇小小的火焰,试图努力把注意力放到上面,耳朵却竖起来想要听清房间另一头三个人的谈话。

“失忆症?这小子怎么会得这个毛病。”Logon怀疑自己有点幻听,本来对这趟出行他就很不赞成,如果不是bobby的坚持和教授的叮嘱,他根本不想来。眼下又突然杀出一个失忆症的问题,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医生有点紧张地看着他一一的手背,刚刚见识过这两位来客的能力,他可不敢随便说错什么关于John的病情,生怕对方一个不小心就激动起来。

“从检查初步结果看来是头部创伤造成的。”医生推了推他的小眼镜,谨慎地查阅病历。

“……”Bobby冰蓝色的眸子突然沉了下去,如果说是撞击造成的,这很有可能是他的错。

“不过单纯的撞击并不是主要原因,”他翻开一页夹着蓝色便签的资料,递给Logon。“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精神紧张刺激造成的。”

Logon拿过来没看几眼就皱起了眉头,顺手递给旁边的Bobby。

“简单的来说,我们认为最大的原因是,John自己不愿意想起来。他本人似乎很……矛盾,像是在掙扎着什么。”医生把目光转向床边的少年,对方在接触到目光的瞬间把脸转了过去,假装没有在听他們讲话。

“这也是我们一直疑惑的问题,加上他最近一直在做噩梦,Anna说晚上查房的時候经常听到他在呻吟。但是具体什么內容他一个字也沒提起过。”

“不管那是什么……很有可能并不是单纯的梦,而是有关于他记忆的一部分。所以我想拜托你们试着和他交流下,毕竟你们对他的过去比较了解,多谈谈关于他以前的事情。也许会对他的治疗有帮助。”

一个小时前,疗养院后边的围墙旁。

Sam忽然很想感叹自己真的老了,都出现幻觉了。

他好像看到John手掌托着火球,正和今天预定过来拜访的其中一位客人对峙着。旁边还站着另外一位,一个看上去非常不愉快的手上看起来还有很危险的钢爪的男人。这怎么可能呢,昨天和一个臆想症患者谈过话后他自己都开始不正常了,一定是的。

“说了几遍了我不记得你们,也不知道什么泽什么的学院,认错人也该有个限度!”棕发的男孩嚷嚷起来,“别挡着我的路,大冰块。”

金发的男孩也烦躁起来,眉头紧皱着。“你别再闹脾气了,再怎么生气也该消了吧,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们不能先回学院再讨论这个问题吗?”

一直沉默着不吭声的男人终于爆发了,他一手一个拎起两个人的领子,脸上的青筋暴起。

“——Logon先生!!!”医生定眼一看终于发现了这不是幻觉而是事实,吓得他连手上刚采购的物品都顾不上,狼狈地往三个人的方向奔去,边跑边大喊着阻止客人和他的病人大打出手。

三个人同时看向他,等到他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歇息时,John才反应过来挣开了Logon,退后几步站到医生身边。

“怎么回事,老头,你认识他们?”

“他们,是今天,预定过来的客人……”Sam上气不接下气地扶住他肩膀站起来。“是来找你的。”

然后他们不知怎么的地就到John的房间谈了起来,而房间的主人还被勒令不许参与对话。Sam又花了些时间和John解释,好不容易才把他的情绪安抚好。

事实上John的情绪并没有变好。对于背着Sam偷偷跑出疗养院这件事,他本来是有点心虚的,可这两个看起来认识他的家伙莫名其妙地出现对他说了一大堆他不懂的话,现在医生也禁止他加入话题。明明这是他的房间欸!凭什么有种他被当成小孩不能参与大人对话的感觉。

他干脆地合上手掌灭掉了那一点火,转头把视线放在那个冰系变种人身上。John不认得他,可他看见对方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那双蓝色的眼睛总让他想起最近那个梦里骇人的寒冷,还有把他包围起来无处可逃的冰窟。

John虽然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但明显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能力克制他,而且看起来这位ice man并不需要借助外力,他可以制造冰。而这是John的死穴。

Bobby脖子上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他能感觉到来自背后的想要把他盯穿的视线。幸好John的能力不是和Scott一样,不然这会他大概已经穿了两个大窟窿了吧。

“呃……医生。”他默默无视掉John“热情”的眼神,清清嗓子把注意力放回正事上。“虽然和计划中的有些出入,但我们打算把John带回学院去。如果回到熟悉的环境里应该也对治疗有好处对吧?”他望向Logon征求对方的意见,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Sam也不可置否,点了点头。让John跟着认识的人回去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大多数人住进这里后就像被遗忘了一样没有人曾过来探望,John是幸运的,他也衷心希望这位少年能好起来。

“我说,先生们。”干巴巴而且毫无诚意的声音从那头飘过来。“聊天时间也该结束了吧?我可没说要回那个什么奇奇怪怪的学院。”

“你也听到医生说的了,那对你的治疗有帮助。”Bobby挑挑眉,转头看向他。

“嘿。我可没说过要接受什么治疗。”John的脾气上来了,他突兀地站起身来,违心的话脱口而出。“我根本不想记起来,ok?”

“有谁问过我的意见吗?看起来你们也并不想听。”他摊开双手,摇了摇头。“I am not a kid.”

随后他愣住了。

又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带着坚定的,甚至有点乞求的意味看向他。

“但我需要你回去,我们都需要,John。”

他总是拒绝不了他,从来就不能。

莫名的念头在John脑中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

半晌,John略粗鲁地扯下架子上的外套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把打火机好好地放进口袋里后,他整理着领子走到门边,回头目光落在了Logon身上。

“所以,你们的车在哪里?”



刚考完期末我怀疑自己带了假书……

下一章大概不会甜的,学院里有……你们都知道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