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4]

*此处忽略寻找疗养院过程……按X3彩蛋来说,教授借尸还魂(?)大概还是可以使用能力的。

*短小,慎

*怕你们忘了觉得莫名其妙所以我提一下,Anna是那个护士姐姐。

act.4

John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了,就像是他本来就生活在这里一样。就像医生说的,这里几乎都是变种人,还有不少和他年龄相仿的,相处起来也不错。

但他并不想一直呆在这里,并不是说有什么不好的,只是太过于平静枯燥,日复一日面对着一样的人和地方,John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再說,没人会打算在疗养院度过自己的大半辈子。

于是房间背后那堵矮小的墙成了他最方便的出入口,John经常在Anna外出的日子偷偷绕到那里,顺势翻墙到外面去闲逛。附近不是什么密集的商业区,只有零星分布的小摊。但他总能找到点乐子,比一直困在那栋建筑里强多了。

在已经数不清的第几次外出回来时,不幸的,John被抓了个现行。他发誓如果知道有人在那里抽烟,宁愿兜个圈子从正门进来。

“你小子,什么时候能不捣乱?”那个他翻过来时压到的倒霉鬼抓着他连帽衫的帽子把他拽起来,气冲冲地数落他,叼在嘴里的雪茄倒是没有拿下来。

John拍打着被石灰蹭白的内衫,面前这个毛發濃密的奇怪家伙说的他一句也不想听。

“大叔。”他挑挑一边的眉毛,双眼盯向雪茄的前端那一丁点火星。“这里禁止吸烟。”

瞬间点燃的火焰顺着风扑向Logon的脸,他拧起眉头,握拳抬手,钢爪破皮而出。

火舌的根部迅速由橘红变为透明的蓝色,整片化为坚硬的冰。男人抖掉并不厚实的冰块,重新点燃雪茄,不悦地开口“我能搞定,Bobby。”

“我知道,Logon。”

John刚刚挂在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一下顿住了,他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火焰被冻成一堆冰块。

“Who the hell are you?!”他猛地发现他没见过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变种人。他不属于疗养院。John警惕地退后了两步,和对方保持安全距离。

“别开玩笑,Kid,我不想在这浪费时间。”对方露出没有耐心的样子,显然以为他在说笑。

John紧握住手中的打火机,转过头去看向另一个朝他走过来的家伙。金色头发的男孩右手伸直着,依稀能看到寒气在空气中漂浮,对方看上去和他年纪相仿。

Bobby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酝酿了很长时间,要怎么对John解释和劝说,而当他看到对方时,却猛地想起了那日他们惊心动魄的一战。很相似的场景,不同的是那双绿眸慢慢眯起,正警惕地盯着他们,脸上丝毫没有笑容。

他似乎变了些,又没怎么变。最明显的是头发长了不少,先前那头狂傲的金发已经变回了金棕色,脑后有几缕过长的被扎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也太长了。Bobby不合时宜地,很想嘲笑他看上去像个小姑娘,但看上去现在不是个好时候。耗费了不少功夫让Logon协助自己找到了这个地方,他可不是为了浪费精力再打上一架。

“……Hey.buddy。”他喃喃地开口,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John,好久不见。”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