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3]

*本章有带一点点冰淘,小心踩雷

*不是我吃冰淘!直男如ice man,这tag里带單箭頭

*单人上线预警

act.3

恶魔岛战役后,很少有人再谈起John,事实上Bobby也是最近才想起他的老朋友。

学院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唯一让人习惯不了的是花园里的那片空地。Scott和Jean的墓碑并排在那里,就在professor的旁边。

Ororo如约接管了教授的工作,学生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课程。但因为人类大肆强制疫苗,变种人的处境变得比之前还要紧张。他们还有许多头疼的问题要解决。

Logon从那之后变得很沉默,他时常会站在右边的阳台边上。那是墓碑的斜对角,正好可以看清楚。他嘴里叼着雪茄,手在口袋里掏了几次,最终还是放下转身离开。

战争最残酷的地方莫过于如此,生命太脆弱,死亡无法改变,活下来的人只能带着伤痛和记忆继续前行。

所以Bobby時不時會想起John來,老实说他有点怀念当初在学院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没有厮杀,没有死亡,最大的烦恼是来自好友的恶作剧和作业。John不是个好脾气,却是个不错的朋友,除了他隔不了多久就得上演一次的恶作剧和卖弄能力的坏习惯。他们曾经是好朋友,好兄弟。

可他的好友最后印在他脑海里的是那个吃惊又恐惧的表情。一一在他把对方的火焰和双手一并封冻的时候,Pyro在一瞬间慌乱了。

回想起來,他从未见过John的那种表情,在抗议隊伍裏再次和他对持的時候,John还是那么嚣张拔萃,甚至冲动地要在人群中跟他打上一架。他是张扬的,狂傲的,就像火焰一样炽热,彷彿永远不会熄灭。

要說討厭,Bobby並不討厭John這點,他只是对好友的任性和叛变感到憤怒,但他始終不认为对方属于“敵人”的范畴。他就是個叛逆期的混小子,Bobby想。一声不吭地离开,擅自跑到對立阵营投靠了萬磁王,他不该离开学院的。

所以當Jean失控暴走時,他把John也背離了那片區域,當時撤退得很急,他來不急帶上他,就只把他放到了安全的地方。Bobby從來沒想過,也沒有想到,那之後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Bobby曾經想象過,某天早晨John会回到学院里來,垂着脑袋听Ororo气急败坏的教訓,被Logen放肆嘲笑著,小声不服氣地嘟囔。他手裡依旧握著那個鲨鱼打火机,不耐烦地频繁拨弄它。等漫長的訓話結束後,像往常一样回到宿舍把自己往床上一放,抱怨一番。……呃,這个还是不要了,John太煩人了。

可是他沒有。Bobby想不通John不回来的原因,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万磁王已經失去了能力,而John已经没办法追随他,为什么沒有回到学院来?

再后来他好像连John生气时的骂骂咧咧都怀念起來,他们的宿舍里,那些品味糟糕的廉價摇滚乐CD还放在抽屉里,床上的被子也是乱七八糟,无一不暴露着主人的生活习惯,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

但他还是没有回来。

我才不会帮他收拾。

Bobby开始有点反常,经常走神,連在課堂上也是心不在焉。直到Rouge在某个午后鼓起勇气轻声开口询问,他才恍然意识到,他似乎沒有做好失去John的准备。他甚至沒有打算給他留下一个告別就走了一一他根本沒有打算告別。可John是怎么想的?那個白痴可沒聪明到感激自己把他撞晕后丟在一片空地上。

Rouge注视着Bobby,他已经持续这种不正常的狀況一段時間了,开始她以为是那一场战役的影响,Bobby只是沉浸在目睹那些被屠杀的变种人的悲伤中。可好像不是的,不完全是那个原因。有時候ice man会呆在自己的宿舍里,一动不动地放空自我。搞得kurt还以为他不小心把自己冻成了雪人,慌慌张张地去找别人过来。

她知道Logon也是一样的不对劲,但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人可以轻易承受失去的痛苦,即使是治愈能力优秀的金刚狼也无法治疗内心的伤痛。Rouge感到痛苦,她无法为任何人做什么,她甚至已经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她决定努力试试。

“Bobby?我们需要谈谈。”她靠的离Bobby更近了一些,试图给他一点安慰。

“你是不是在烦恼什么?”

Bobby稍微舒展了一直紧皱的眉头,拉起Rouge的手。他现在可以轻松触碰她了,不久前这还是不敢奢求的事情。多么神奇,就好像他们是一对普通不过的情侣。面对女孩关切担心的眼神,他还需要隐瞒什么呢?

“Rouge,别担心,我很好。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调整。”他做了个深呼吸,道出了自己的决定。“我想我要去找到John。”

Rouge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她都快要遗忘这个名字的主人了,自从他固执地离开飞船之后就再没有听说过。“……John,他还好吗?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我不知道。但我们需要找到他把他带回来。”Bobby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彰显他的决心。“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朋友了。”

她知道他是对的,如果John还活着,他们需要找到他。可隐隐约约的不安还是攀上了心头。Rouge拥有女孩子惯有的细心,她不是不知道John对自己有过的厌恶眼神。在Bobby波士顿的家里她对他使用能力后,露出过的那种眼神。她不确定贸然寻找这个曾经的伙伴是不是个好主意。

但她知道无法阻止Bobby。

最后女孩像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一般,偏头吻了吻Bobby的左脸,给他一个微笑。

“安全地回来,答应我。”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