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忆症[1]

*设定来自X3电影官方小说,Bobby在恶魔岛摧毁前把John背到了安全的地方

*来自cp关键字失忆症/单箭头/一切都是骗局。

*X战警冰火 BobbyXJohn 可能会带其他cp,未定。

*估计是个坑,慎入

 

act.1

寒冷,坠入冰窟般的寒冷将他包围,吞食殆盡。火焰跃过他的手掌,却无法带来哪怕一丝的热度。冰与火缠绕在一起,最終碰撞消失。零散的记忆不断地交织拼凑,又瞬间散开化为灰烬,无法触及。

“……哈啊——!!”他从噩梦中惊醒,猛地睁开眼睛。黑夜中依稀能分辨出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只有老式的吊扇慢悠悠转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少年的手触上被汗水沾湿的额头,把几缕棕色的发丝捋到头顶,茫然地扫视着房间内的一切。

白色,放眼過去像是一片純潔的世界。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枕頭,单薄的床单盖在他身上,可现在他觉得全身发热,热得令人烦躁,像是有火在燃烧。木製的床头柜上赫貼著一張顯眼的便籤,他把它拿过来,眯起眼睛好看清上面的文字。

 

“John……John•Allerdyce。”噢,对,他应该记得的,这是他的名字,John。

John一个月前在这个房间里醒来,他想不起任何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唯一记得的只有他的名字,和他是个变种人这个事实。

巨大的不安几乎是一瞬间笼罩了他,过度睡眠后略泛红的双眼谨慎地扫过室内,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告诉他自己身份的东西。John掀开被子,他的T恤和裤子以及外套整齐地放在床头,噢,应该说他感觉这是他的,他总不该在别人的房间里醒来,床头刚好放着另一个人的衣服吧?迅速换下原本那身疑似病号服的玩意,他打算离开这里。光着双脚触到地面的温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所以他乾脆连鞋也没穿,也没套上外套,就径直往外走去。

 

一缕金色映入他的视线,房间外面赫然出现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看上去像是庭院。午後的陽光在草坪上洒落,看起來很暖和。零星的说话声传到他耳朵里,大概是谁和谁在交谈。他看到有人回过头来,把目光投向他。但John沒有停下來,他不认识这个地方,准确的说他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這讓他感覺到不安。

 

他快步走著,在過道處卻迎上一个护士模样的女人。她先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然後有些無奈地驅趕著他往回走。沒有辦法,John只能硬生生地回頭沿著他剛剛走過的路線重新回到那個房間去。

“先不要随意走動,John,我现在过去喊医生过来。”护士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你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John有些高兴。嘿,至少还有人记得他不是吗。

护士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她放下手,张着口,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噢,当然了。”她有些難以置信地开口,“你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星期了,John,我们每天都在见面。”

少年露出疑惑的眼神,他并没有曾见过这位女士的记忆,更是对这个房间一无所知。

她一定在开玩笑。

 
“请稍等,我现在去喊医生过来。”护士站起身来时踉跄了一下,看起来不太好。而John努力地尝试在脑子里寻找关于她的记忆,他一无所获。

Sam医生就像是漫画书里那种标准的好好医生,有着中年人近乎光秃的头顶,肥胖的肚子,大鼻头上架着一副比他的脸小上很多的眼镜。当他摘掉脸上那副小小的圆框眼镜,端详了John好一之后,John觉得这个医生不那么有趣了,他被看得头皮发麻,不禁往后退了退靠到床头上。“……怎么了老头,你也认识我吗?”他蹙眉上下打量着对方,双手不耐烦地交叉到胸前。

医生拿眼镜的手有些抖,,摩擦着手指试探性开口;“所以John,你真的不记得我和Anna?”

“我应该记得你们吗?”John感到有点心烦,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而卻被人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口吻询问,好像这是他不该犯的过错一样。

Sam没有再问下去,他从护士手中接过一份病历,递给John。

“John•Allerdyce。”John指着第一行念到,旁边的照片是他自己没错。“……失忆症,三个星期前入住。”

纤细的手指停留在这行,他没有继续念下去,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自己住在这里?”

 

 

 

 

 

*John的失忆状况不太稳定,他可能记得一些零散的奇怪的东西,比如看过的漫画,和正常的生活常识,但不记得有关他自己的一切。

*他真的不是Bobby一头撞失忆的,我保证。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