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UO】Purple Cat(上)

CL在lof真的好冷……更别说UO了。
思索了很久来添砖加瓦。
OOC属于我,*猫化注意。

Odd的虚拟形象来源一直是个迷。

根据他本人的言辞,他甚至在梦里也从来没见过什么紫色猫咪,更何况他们都知道,Kiwi是他唯一的宝贝宠物狗。看上去除了紫色和他的衣着品位符合以外,谁也不知道猫和Odd之间有什么关联。

所以到底为什么是猫?无从得知,但眼下似乎有了更大的麻烦。

三人从扫描室里搭乘电梯上来时,Yumi和Jeremy正等着他们。

“完美的战斗,guys!即使是XANA也该为我们鼓掌欢呼了。”

“刚才差点被红蟹打飞的时候你可没这么精神。”Ulrich毫不客气拆穿Odd的墙角,引起众人一阵大笑。

“嘿,你们没看到我巧妙躲过攻击然后精准地击中了那只大闸蟹吗?”Odd不甘心地比划着摆出激光箭的姿势。

“如果你不想再错过一堂科学课,最好停止那个傻动作。”Jeremy难得也加入了调侃他的行列,收拾好笔记本和书包朝电梯走去。不管Odd想不想错过,他可是无比期待。

“Ok,Ok。你说了算,爱因斯坦。”意犹未尽收了手,几个人才陆续进入电梯,赶在下午前返回学校。

最近他们在Lyoko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几乎要认为那边是首要任务,而学习只是没有乐趣的消遣活动了,毫无疑问,他们的成绩也在下降。但这并不妨碍Odd在他毫无兴趣的科学课上补充睡眠。

“Della·Robbia。” Hertz夫人的教鞭狠狠落在桌角,看上去她已经生气到了极点。“如果你认为我的课无聊的话,可以从教室里出去。”

“嘿,Bodies,醒醒。”Ulrich伸出手去推睡得像某种好吃懒做动物的家伙。

一声慵懒昂长的猫叫声使教室内的窃窃私语声安静下来。

夫人和Ulrich都瞪大了眼睛。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刚刚的叫声的确是从他的好友口中传来。在两个人怪异眼神的洗礼中,作俑者毫无歉意地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地用手背蹭蹭脸,这才抬头打量他们。

“……我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一一

“这不是我的错!我的眼皮不受控制地在打架。”

“这跟你平时的愚蠢举动没什么两样,可猫叫是怎么回事?你又偷偷养了新宠物吗?”

“你在开玩笑,我对Kiwi发过誓只会有他一个的。而且……你是说猫叫?”

“对,就像你在Lyoko那样一一”

Ulrich突然噤了声,他有个不好的想法。

从表情看上去Aelita和Jeremy也和他一样,只有当事人还完全摸不着头脑。

“发生什么了,guys?怎么表情都这么沉重。”恰好下课路过的Yumi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没经历事情的她显然也不知情。

“……你们的意思是,Odd受到了Lyoko的影响,行为在变得像猫?”放在平时,Yumi绝对会觉得这是个无聊的玩笑。这太疯狂了。

“他刚刚在課堂上可比在Lyoko的时候更严重。”

可最近他们没受到什么特别的攻击啊。

“Nya?放轻松点,我又不会真的变成只猫。”考虑到Odd无意识已经和猫无异的蹲坐姿势,这句话听上去丝毫没有让人放心的作用。

“不管怎么样……这好像不是XANA的进攻造成的。”Jeremy也同样没想到任何受到袭击变成这样的契机。“但我们还是得多注意下,平时上课我和Aelita都可以盯着点,回到宿舍就只能拜托你了,Ulrich。”

“No problem。”

一一

MR.Stern觉得非常迫切地需要时间倒转功能,这样他就可以回去撕烂自己轻易答应下来的嘴,顺带把信誓旦旦保证的舍友暴打一顿。

他扶着隐隐作痛的额头不停暗示自己要冷静下来,但对面正弓着背在床上对Kiwi龇牙咧嘴,嘴里发出威胁的呼噜噜声的家伙实在让他难以忽视。天知道不久前才发誓「只有Kiwi一个」的Odd如果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怎么解释。

“冷静点伙计,他可是你的亲亲小狗狗Kiwi。”他起身半举双手试图让对方放松点,顺带拍了拍Kiwi的头,可怜的小家伙还没法理解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看上去Della·Robbia先生对他的举动非常不满,因为他径直扑了上来。

虽说即使吃很多看上去也还是个精瘦小矮子的他并没有特别重,但毕竟是同龄男性,何况借着从床上蹦下来的动力,Ulrich被带到地上时背硌的生疼,还险些撞到脑袋。

“……God,你就算变成了猫也还是超级麻烦的猫!”如果是普通的猫咪或许他还会有心情原谅这种小举动,甚至觉得可爱,可惜“普通”并不适用于眼前瞇起眼睛还赖在他身上的巨型大猫。

Odd没吭声,埋头东蹭西蹭似乎在嗅着什么,毛绒绒的金黄色脑袋让Ulrich有些发痒。

一一就算这样他也不会觉得对方有一丝丝可爱,本该是这样的。

直到意外柔软的发丝略过他的脸,而大猫把脸埋到他脖颈上蹭了蹭,发出听上去很满意的叫声时,他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对方。

“……What,别开恶劣的玩笑了!”Ulrich后知后觉猛地把对方推开,狠狠地擦了擦脖子。“天,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该死,哪有什么鸡皮疙瘩,他的脸烫的像发烧。

本不该这样的。

一一

“你可不可以想想办法?Jeremy。”

五人难得都聚集在Ulrich的宿舍,更难得的是眼前的场景,简直称得上是永生难忘。

大名鼎鼎的Odd·Della·Robbia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只猫,正蹲在Ulrich床上,呃,看起来像是整理自己。但那根紫色的纤细尾巴在随着主人动作一晃一晃,相当引人注意。

“噗……咳嗯,看起来真的相当严重啊……”爱因斯坦没掩饰好他一直努力憋住的笑声,改为用推眼镜假装正经一些。

“Odd这样子看上去不是可爱多了吗?我从前都没觉得这尾巴和他这么合适。”

两位女士本来看Ulrich阴沉的脸色不好意思笑出来,现在是彻底破了功,笑作一团。Aelita更是上前摸了摸尾巴,做出了“手感很好”的反馈。

“这一点也不有趣,我现在像是养了两只宠物。”Ulrich自认倒霉,狠狠蹂躏着手中Odd的枕头发这。“而且其中还有个特别麻烦的,你们不知道,他简直比平时烦上一倍。”

“我也不想这样,兄弟。”Odd难得地清醒了过来,同样垂头丧气。这些举动简直太傻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毫无办法。

大概因为他们看上去实在是太可怜了,最终Jeremy抹掉笑出来的眼泪,答应明天检查下究竟Odd出了什么毛病。

这注定他们还要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