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换墙头,慎fo

【冰火】失憶症〔11〕


act.11
这可不是闹着玩说过去的事,异常的违和感窜上心头,让Bobby头皮发麻。先前从医生那里听到的不过是反复无规律的失忆情况,但看起来John并没有忘掉宿舍和住在这里的事实,而忘掉的,是他本人。
不,简直像是完全把他的存在从脑海中抹去一样,做出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模样。
如果说是恶作剧,對方完全没必要开这种惡劣玩笑,也不会开。
捏紧拳头,冷汗从手心里冒出。他感觉到一阵眩晕。

“Hey……你还好吗,呃,Drake?”

“……我没事,叫我Bobby就行。”

连称呼都变成了姓氏,这下看来真的彻彻底底把他忘记了。傍晚时分,太阳已低低地潜入山头,只留下斑驳的血红色融入地平线。透过窗打在地板上的影子也逐渐倾斜淡化。无声的压迫在房间里流转,两个人都没有再吭声。
以至于后来敲开他们房门的Rouge到吸了口凉气,搓着手臂直说冷。Bobby尴尬地笑了两声,没多做解释,反而John从后面伸出个脑袋来开起了玩笑。
“需要我点个火吗?免费服务。”
“别开玩笑了John,太危险了。”
两人听上去毫无异常的对话不旦没让Bobby放下心,反倒生出更多不解,他竭力控制着不让周圍的溫度降到更低,示意Rouge跟著他一起走。
“我們去哪?”Rouge几步小跑跟上他,疑惑地發問。
“去找教授,我有事情要問他。”

一一
他们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
Charels就像早预料到了一般,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只轻轻挥手邀请他们坐下。
“我本来也打算和你们说明John的情况,只是…不过你们迟早都会知道的。”
“John他怎么了……?”Rouge对此并不知情,不由担心起来。
Bobby阴沉着臉,一言不發。
輪椅缓慢壓過絨制地毯的聲音扎实而沉闷,似是貼合快要讓人窒息的氛圍。教授的視線由地毯轉向眼前兩位年輕的變異人,儘量以轻松的语调向他們闡述事實。
“你們知道,醫學上失憶症分為很多種。普通常見的是喪失一段時間內的記憶,但John的情況要棘手得多。”
“Selective amnesia(選擇性失憶證)。通常來說是收到強烈刺激為了逃避某個人或者某段事情而引發的失憶。”
解釋間Charles有意無意地看向了冰人,不出意料看見了他驚愕的表情。
“您是說……為了逃避?”
Bobby一時間有些無法理解。

逃避?誰?

自己嗎。
教授點點頭印证了他的說法。
“從他的表現看來,其余地方目前並沒有繼續加深的症狀,只是……唯獨与你相关的記憶被清空了。”教授微微倾身,眼中闪烁着難得的嚴肅。“Bobby,對於這件事你有什麽看法?”
答案顯而易見,但Bobby無論如何也思考不出究竟什麽事情足夠刺激友人到這個地步,即使是從前發生過大大小小的爭吵,John的背叛或是他們之間的一戰,看上去都不像合理原因。Rouge擔心的目光在他身上遊離,他不得不開口了。
“……我也一直在考慮,但是並沒有頭緒,抱歉。”
他躲閃著二人的眼神,仍紧锁着眉头。
教授也並無為難他的心思,只多少有了些眉目,驅使輪椅慢慢回到辦公桌背後。

“目前來說我們還不清楚到底刺激他的原因是什麼,就暫且觀察一段時間。”

“万一到了不得已的地步……其實也有最快捷明白原因的方法,但我們應該給他一些時間。”

最快捷的方法從最初開始就有,但那個少年並不是願意被窺探腦內的類型。他就像荆棘丛生地里暗埋的一團火,难以靠近,無法觸碰。
所幸他天生的克星就在眼前。

請無視我魔性的奇葩分段!!是說這篇还会有人看吗

评论(4)

热度(32)